1. 国融证券“左臂右膀”受限 投行业务也悬了

        每经记者 陈晨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处在多事之秋的国融证券又接到监管处罚。

        5月21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对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的决定》,决定对国融证券采取限制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一年的行政监管措施。同时,证监会还对国融证券资产管理事业部总经理陈冬涛采取警示函措施;认为王晨昱作为资产管理事业部的分管副总经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对其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的监管措施,自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或者债券业务相关职务。

        国融证券被查出三大问题

        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对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的决定》显示,经查,国融证券债券交易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风险控制流于形式,存在风控系统中大量预警信息未处理、风控数据与交易系统数据不一致等情况;

        二是经营管理混乱,人员隔离、岗位隔离、业务隔离要求没有落实,如资产管理二部与负责投顾的财富管理二部人员混合办公,债券交易人员离职信息未及时更新等;

        三是业务管控缺失,如对公司投顾产品“邻水融富1号”从公司资管产品“日鑫多利”买入债券、公司投顾产品“邻水融富1号”向公司投顾产品“聚垚融富2号”卖出债券缺乏有效监控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上述列举问题,是去年10月证监会机构部要求成立检查组对国融证券债券交易业务进行的现场检查中所发现。去年12月内蒙古证监局也对国融证券下发了采取责令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措施的决定,彼时内蒙古证监局提出了8项目问题,要求国融证券在2019年1月31日前整改上述违法违规行为,并汇报整改情况。此外,还责令国融证券在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5月30日期间,每3个月开展一次内部合规检查,并在每次检查后5个工作日内,报送合规检查报告。

        证监会本次下发的决定,则是对国融证券前述问题处罚的落地。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第七十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国融证券采取限制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已持有存量债券可以卖出,不得新增买入,为防范流动性风险而从事的必要债券交易除外)、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一年(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而新发行产品除外)的行政监管措施。

        资管部两位高管均被处罚

        实际上,本次处罚不仅针对国融证券公司本身,还包括对公司人员的处罚。记者注意到,与上述决定同时发布的还有对国融证券员工陈冬涛和王晨昱的处罚。

        证监会表示,国融证券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 保监会关于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302号)发布实施后新增表外债券代持业务,资产管理二部与负责投顾的财富管理二部人员混合办公,风控系统中大量债券交易预警信息未处理、部分风控数据与债券交易系统数据不一致。

        陈冬涛作为资产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对相关违规行为负有责任。按照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相比陈冬涛,王晨昱受到的处罚更为严厉。证监会表示,经查,国融证券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302号)发布实施后新增表外债券代持业务,资产管理二部与负责投顾的财富管理二部人员混合办公,风控系统中大量债券交易预警信息未处理、部分风控数据与债券交易系统数据不一致,对公司投顾产品“邻水融富1号”从公司资管产品“日鑫多利”买入债券缺乏有效监控。

        证监会认为,王晨昱作为资产管理事业部的分管副总经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按照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的监管措施,自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作出之日起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或者债券业务相关职务。公司应当在收到认定为不适当人选决定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作出免除王晨昱现有职务的决定,并在作出决定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证监会书面报告。

        记者发现,王晨昱证券公司经理层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的获批是在2018年3月20日,而仅仅过了一年多时间,王晨昱就被作出免职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证监会已对国融证券总经理张智河、固定收益事业部分管副总经理兼部门负责人李涛、合规总监柳萌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坏账计提比例过低引质疑

        “限制债券自营6个月,暂停资管备案1年,对于一家券商来说影响非常大。今年国融证券的自营业务和资管业务估计够呛!币晃灰的谌耸慷源苏庋兰。

        “国融证券自营债券业务挺猛的,但是现在限制债券自营6个月,相当于砍了国融自营的‘胳膊’;资管暂停备案1年,相当于砍了国融的另一条‘胳膊’,估计他们接下来人员流动不小!鄙虾R患胰倘耸扛嫠呒钦,“更重要的是,现在券商利润主要是在投行、资管和自营。国融这次处罚,很可能会影响到今年的分类监管评级,评级也会影响投行业务的开展!

        另外,国融证券融资融券业务也有不小的麻烦。国融证券表示,2018年母公司融资融券业务规模为6.86亿元,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规模为18.08亿元。受市场影响,公司股票质押项目出现了违约事件,据悉涉及中弘股份、欧浦智网、飞马国际,合计本金高达5.34亿元。

        记者注意到,2018年国融证券逾期股票质押回购款达7.96亿元,但坏账准备不到0.84亿元,计提比例为10.53%。

        此外,内蒙古证监局曾披露,国融证券安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日鑫多利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的“18永泰能源CP003”债券发生重大违约,未向投资者披露。而上述债券为国融证券通过天风证券代持。

        据悉,国融证券委托天风证券以1.55亿元的协议价格买入“18永泰能源CP003”,债券成交后,该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并于2018年7月31日被摘牌停止交易。公司已支付天风证券157772316.96元作为交易保证金,但是目前上述债券尚未完成过户交割至公司名下,债务人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正推进相关债务重组,尚未有明确方案。然而,这笔债券坏账准备仅为388.83万元,计提比例低至2.46%。

        对于已经发生的实质违约计提,着实让业内觉得不可思议。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国融证券的上述会计“安排”,与国融证券策划IPO前的增资对赌条款有关,其目的之一在于保证国融证券实现当年盈利,以避免触发IPO前增资对赌的回购条款。

        据了解,大股东长安投资在2015年曾转让其国融证券的持股,并在2016年发起增资扩股时,曾与多家新进中小股东签订承诺函和回购协议。根据约定,若国融证券在一定时期内未达到目标交易价格或未能获批上市,长安投资将出资对中小股东股份进行回购。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开奖日绝杀生肖-开奖视频直播-开奖手机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