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湾区金融创新对冲企业境外融资压力 创新与监管仍需平衡

        在传统金融服务中,银行担当了跨境金融服务的主力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企业跨境金融服务需求在近年来日益增强。与此同时,绝大部分商业银行从传统角度难以满足客户在跨境活动中全方位、多维度的需求。受制于外汇管理相关规定和传统的以物理网点为主的服务较难覆盖众多中小客户,对银行信用评级、境外机构设置等方面的要求也限制了银行海外业务的发展。

        再加上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传统金融机构对中国企业提供的境外融资服务也将遭受不同程度的冲击。

        或许值得庆幸的是,早在2015年一系列政策就落地支持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发展,央行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支持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提出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深化外汇管理改革等一系列举措。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落地,这片土地上的跨境金融创新逐步发展壮大,或将在这一轮贸易摩擦中为中国企业种下更多希望的种子。

        跨境金融途径拓宽

        某跨境金融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都十分重视大湾区的机遇。在广东自贸区落地之后,大湾区的建设相当于对外开放的加码政策,势必加速对外开放程度的提升,全球金融机构及优质企业会如潮般涌来,金融服务创新的需求也将更为丰富。

        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前交所”)正是在对外开放政策下进行一系列金融创新并有所落地。据前交所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自2016年前交所上线“跨境通”交易系统以来,在对境内外机构提供非标资产的跨境转让交易服务方面进行了多种创新,并在近期落地了多笔创新业务。

        该负责人指出,2018年3月、4月以及近期,前交所和香港境外机构velotrade都有落地数笔境外资产交易。近日成功落地的两单国内小微企业保理资产跨境业务,不仅实现引入欧洲境外资金购买境内资产,也是第一次让Velotrade平台上的机构投资者接触到中国大陆的应收账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在前交所与Velotrade开展此类跨境项目之前,由于资本项目管制,外国投资者无法参与中国境内贸易融资。前交所联合Velotrade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受监管的平台,通过平台国际投资者多了一个外部投资渠道,同时中国大陆公司也增加了一个外部融资渠道,其中国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境外融资渠道进一步被拓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在采访中获悉,除了融资租赁、保理业务外,不良资产业务的境外融资途径也得到了拓展。某股份行不良资产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债权跨境转让因涉及外债外汇管理以及政策限制,只有四大AMC少量参与,市场上几乎没有银行直接转让债权给境外机构的案例。直到2017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在深圳放开试点,明确债权跨境转让下的外汇管理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在这一制度框架下银行直接将不良债权转让给境外机构更加便利,这意味着打通了不良资产处置境内境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现实意义重大。而这一业务也在近期通过平安银行和前交所有所落地。

        创新仍需监管

        客观而论,这些跨境金融的业务创新无论笔数还是规模都处在小范围探路阶段,但新工具与新产品的出现仍为未来中国企业的境外融资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尤其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令这些设想有了加速落定并扩大的可能。某银行跨境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香港的金融监管制度和标准,及法治制度与西方类同,并获得国际认可。大湾区内金融企业可以一方面以港澳地区的金融机构作为榜样和业务试点,推进业务在接近西方模式监管环境下的兼容性发展,长远可以促进大湾区金融企业向世界各地输出金融服务,进而拓展到全国的业务。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近年跨境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新兴业态出现也为商业银行跨境金融业务发展提供了探寻特色化经营的机会。比如中国平安推出的“跨境e金融”、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与香港银行同业结算有限公司共同推出的深港电子支票票据联合结算业务,就是进行跨境金融业务的进一步便捷化的创新。

        但在金融创新的另一面,很多金融机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示了其潜在的风险!氨热缡欠窕岽醋式鹜馓,导致监管难度增加!币晃幌愀圩使芤滴袢耸扛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中国经济运行压力加大,叠加中美贸易摩擦等背景下,资金外逃加剧是需要警惕的问题。

        他还指出,随着国际形势的复杂多变,资金进出的渠道也将变得多样化和复杂化,这对我国的资金流动监管提出了挑战。在我国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进程中,随着未来对外窗口不断扩大,这些创新业务资金流不断扩大的同时,监管能否对这些创新业务进行及时并具有一定前瞻性的监管,也需要考量。

        “而中国此前得以成功抵御亚洲金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金融业的有效管制,这道防火墙起到的作用不容忽视。但在如今中国企业不断扩大的境外融资需求和外部的双重压力下,开放也是一种必然的选择。新产品需要扩大规模才能真正惠及企业,接下来要看如何平衡好金融创新与监管!彼毖。

       。ū嗉喊济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开奖日绝杀生肖-开奖视频直播-开奖手机直播现场